山西煤炭巨头债务危机再发酵 负债800亿已违约180亿:还有救吗?

大秦都市网 2019-04-14

总资产7年增7倍
山西煤炭巨头债务危机再发酵 负债800亿已违约180亿:还有救吗?


永泰能源将成下一个中弘股份?并非危言耸听。

12月10日,永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泰集团”)披露,“18永泰集团SCP001”应于2018年12月10日兑付。截至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将“18永泰集团SCP001”兑付资金按时足额划至托管机构,已构成实质违约。

官网显示,永泰集团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综合型的产业控股集团公司,目前控股三家上市公司永泰能源、海德股份及广泰国际控股(H股上市),产业涉及能源、物流、投资、房地产、金融和医药等板块。

截至2017年末,永泰集团总资产1375.21亿元,净资产406.6亿元,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30.36亿元,净利润6.78亿元。

根据公开资料,“18 永泰集团 SCP001”是2018年3月14日发行的10亿元270天期超短融券,本计息期债务融资工具利率为7.5%,应付本息金额为10.55亿元。上海银行作为主承销商,称后续将督导永泰集团通过多途径努力筹措资金,尽快向投资人支付本金及利息。

自今年7月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泰能源”)发行的“17永泰能源CP004”构成实质违约以来,永泰能源及永泰集团已有多笔债务交叉触发违约,并持续至今。据界面新闻统计,截至目前永泰能源已违约(含实质违约)的债券总数达13只,金额约178亿元。

据永泰能源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66.35亿元,同比下滑3.03%,归母净利润为3108万元,同比大幅下滑92.45%。在过去三年中,永泰能源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5.26亿元、4.61亿元和4.12亿元。截至2018年9月30日,永泰能源总负债791.4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3.5%。

与此同时,停牌5个月后,永泰能源于12月10日复牌遭遇“股债双杀”,股价一字跌停,永泰债也大幅下跌。12月11日,市场悲观情绪得到缓和,永泰能源股价以跌停开盘,盘中一度翻红,最终跌幅收窄至2%,报1.47元。

部分市场人士担心,若永泰能源股价持续下跌,未来可能低于1元,步入仙股行列。时间财经梳理发现,截至2018年12月11日收盘,永泰能源股价在所有A股上市公司(停牌除外)中位列倒数第七,略低于同样陷入困境的庞大集团。


山西煤炭巨头债务危机再发酵 负债800亿已违约180亿:还有救吗?


关于债务处理及重组相关事宜,时间财经多次致电永泰能源董秘办公室,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断臂求生

为妥善处理债务风险,2018年8月底,永泰集团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下称“债委会”)成立大会暨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银保监会、人民银行、证监会、山西省及河南省等有关部门出席,70余家金融债权机构参会。

山西煤炭巨头债务危机再发酵 负债800亿已违约180亿:还有救吗?


债委会成立后,协调各金融机构债权人对永泰集团及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泰能源”)开展救助措施。

首先是确保实体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根据公告,在地方政府支持下,公司已运营电厂获得政府竹茹3.5亿元贷款支持,煤炭所在地方政府成立处理永泰能源债券违约领导小组,保证煤炭企业的持续、稳定生产。

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保持现有评级及资产质量分类不变。所有短期内到期债务,本金部分通过调整还款计划、借新还旧、无还本续贷及展期等方式处理。同时,约定金融债券机构不得上浮利率加重企业负担,在符合要求的情况下对逾期债务的罚息复利进行减免。

债委会还与相关债券金融机构协商,不对股权质押平仓风险搞“一刀切”,稳妥做好质押风险缓释工作;不采取查封资产、冻结账户等保全措施,影响企业生产经营。根据公告,永泰能源目前已与2家诉讼纠纷金融机构达成和解。

此外,债委会还聘请第三方独立中介机构进驻公司,开展尽职调查工作。目前尽职调查现场工作已经结束,债委会正在梳理、汇总相关情况,尽调结果将为公司债务重组方案制定依据。

为了实现战略重组,永泰能源控股股东永泰集团与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京能集团”)签署《战略重组合作意向协议》。根据公告,京能集团已组织内部人员对包括永泰能源在内的永泰集团主要业务板块进行现场尽调,但截至目前,双方尚未签署正式合作协议。

截至2018年12月4日,控股股东永泰集团持有永泰能源4.03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32.41%。该部分股份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被轮候冻结,冻结比例100%。

神秘崩塌

自今年以来,民营企业融资风险暴露形式更为多元化,有的是因为母公司债务诉讼引发上市公司股权冻结,有的是因为债券投资人全部选择回售,还有的是新债发行失败。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最终都加快了民企“借新还旧”压力的暴露,并最终走向违约。

山西煤炭巨头债务危机再发酵 负债800亿已违约180亿:还有救吗?


太平洋证券研究认为,再融资压力向违约风险的过过渡,多发于企业主动或被动加杠杆。主动加杠杆意味着企业在扩张投资过程中,不确定性逐步抬高,同时融资能力降低;被动加杠杆则是企业在经营亏损下,清偿现金流过度依赖于“借新还旧”。

纵观永泰能源经营变化情况,该公司并非长期处于风险高发区。2017年前永泰能源的盈利长期处于行业中等偏上水平,不过这一相对优势在2016年开始逆转。当行业景气度随着宏观调控出现反转,永泰能源盈利能力也持续下滑。

截至2017年末,永泰集团总资产达到1072亿元,2011至2017年复合增长率(CAGR)高达39%。其中,永泰能源无形资产为430亿元,商誉46.7亿元,名义负债率高达72.01%。

光大证券分析认为,部分企业过去通过高负债进行快速扩张,但是到2018年后整体融资环境发生变化,过去的融资模式受限,导致企业的整体现金流处于紧张状态,加速风险的爆发。

一般来说,若上市企业财务状况保持健康,控股股东大概率不会选择明显过高的股权质押比例,因为这可能使得控制权旁落。光大证券分析认为,如果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过高,很可能是穷尽力其余融资方式,凸显其资金链较为紧张。

光大证券认为,由于永泰能源多只债券涉及交叉违约条款,预计影响面会进一步扩大。(时间财经 胡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