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肃州在线 2019-10-13

还记得《权力的游戏》第三季中的血色婚礼吗?每次提起这段情节都令观众意难平。

那时,只有罗柏·史塔克一人被迫承担起了狼家复仇的重任。其他孩子尚不具备同等的条件和能力,他们唯有在黑暗中继续前行,为将来狼家的振兴积蓄力量。

然而那场惨绝人寰的屠杀,彻底宣告了狼家的前期失败,一个年轻的生命也戛然而止。

有人彻底陨落,有人趁势崛起,发出“混乱是阶梯”的呐喊,用尽一切手段努力向上攀爬。

与此同时,囧雪(琼恩·雪诺)和龙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依旧经历着专属于他们的考验:一个开启了艰难的卧底生涯,一个专注于奴隶解放大业。

君临:明争暗斗,各显神通

击败了史坦尼斯之后,君临城恢复了往日的繁荣景象,然而平静之下却是暗流涌动。

提利尔家族的小玫瑰还没有正式成为王后,就已经深受贵族和百姓的爱戴。

经过贫民居住的跳蚤窝时,她主动下轿看望受苦的百姓,其拉拢人心的手段堪称一流。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虽然小玫瑰从珊莎的口中得知了未婚夫乔佛里的真实面目,但她还是为了家族利益去努力迎合乔佛里的喜好。能成功驾驭乔佛里这个变态,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她让乔佛里第一次尝到了被人爱戴的滋味,要知道上一季君临城可是发生了平民暴动事件,没想到这季小玫瑰一来,就令民间的舆论风向来了个大转弯。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瑟曦和小玫瑰的婆媳关系一度很紧张,她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童年时被蛤蟆巫姬告知的那个预言:一个比她年轻、比她美丽的女人将会取代她的位置。

如今看来,王后小玫瑰似乎比摄政太后瑟曦更受欢迎,瑟曦的儿子乔佛里又被小玫瑰迷得团团转,甚至敢对自己的母亲出言不逊,瑟曦眼看着自己在后宫的地位岌岌可危。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瑟曦想要得到父亲的认可,却遭到老爸泰温的实力吐槽。父亲不信任她的原因并非是性别缘故,而是她的自大愚蠢。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回到君临的泰温重掌相位,尽管此时已经权倾朝野,但他也会面临烦恼,比如一帮不省心的儿女就让他倍感头秃。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自己最喜欢的帅气儿子被俘至今下落不明,而最讨厌的侏儒儿子却天天在眼前晃悠。

明知道这个儿子在担任代理首相期间功不可没,他却对此装作视而不见,连儿子光荣负伤都故意不去探望。没想到这个儿子还自己送上门来,想要回他应得的东西。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世人的律法让你冠上我的姓氏,穿戴我的衣裳,就因为我无法证明你不是我的种。”

在泰温的眼中,这个儿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己当初没杀死这个怪胎就不错了,他不但不感恩戴德,还索要凯岩城的继承权。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孙子/外孙乔佛里也不肯乖乖听话,仗着自己是国王就敢当面顶撞自己。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乔佛里大概到死都坚定的认为自己是拜拉席恩家的人,不愿意相信自己是个兰尼斯特。

他是除了劳勃之外,又一个敏锐察觉到龙妈威力的人,这点倒是很像他那个名义上的父亲。

瓦里斯相信龙的存在是因为有眼线和情报的加持,而乔佛里却能仅凭自己的思考感觉出异样,所以这个变态也并非一无是处。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小恶魔被父亲用言语狠狠伤害之后,继续发挥他怼天怼地怼国王的优良作风。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唯一能让小恶魔吃瘪的大概就只有老玫瑰了,她硬是怼到小恶魔连一句话反击的话都说不出来,甚至最后忍不住怀疑人生。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不过,在泰温强权威胁之下,向来嘴上不饶人的老玫瑰也不得不妥协。

泰温为了家族利益,甚至不顾自己儿女的感受,迅速做出了联姻的决定:

他让儿子提利昂迎娶珊莎,这样无形中就获取了未来通往北境的钥匙。

他同时还让女儿瑟曦嫁给百花骑士洛拉斯,这样不但在乔佛里和小玫瑰婚姻的基础之上,巩固了兰尼斯特家族和提利尔家族的盟友关系,还彻底断掉了提利尔家族对于珊莎的非分之想。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那个时候泰温就已经预知到了罗柏的失败,开始给波顿、老佛雷写信策划血色婚礼了,但他还没顾得上珊莎的婚姻大事。

泰温之所以想要促成提利昂、瑟曦、珊莎、洛拉斯四人的包办婚姻,主要是因为背后有小指头的吹风。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小指头早就盯上了北境这块肥肉,他以暖男的姿态出现在珊莎眼前,表达自己想要带她回家的意图。

从他和珊莎的对话中能看出,在赫伦堡的时候他就认出了二丫,却没有在泰温面前揭穿此事。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身为高级玩家的瓦里斯也没闲着,他将小指头的得力员工罗丝收为己用。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罗丝定期向瓦里斯提供情报,连小恶魔的侍从波德瑞克身上发生的事情都不放过。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罗丝还将老板小指头的一举一动汇报给了瓦里斯,瓦里斯从中推测出小指头对珊莎的企图。

他随后去说服老玫瑰,建议让百花骑士迎娶珊莎。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小玫瑰把联姻计划告知珊莎的时候,珊莎很高兴自己终于可以离开君临这个伤心之地了。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帅气的百花骑士给珊莎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她还记得和百花骑士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一季的首相比武大会上,那时闪亮登场的百花骑士将手中的鲜花献给了珊莎。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不过,百花骑士却不记得这件事了。人家当时可是专注于和蓝礼眉来眼去,顺带就近把鲜花给了珊莎。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珊莎热情的和自己的“未婚夫”尬聊,她深情的眼神硬是把帅气的百花骑士吓成了表情包。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这门婚事最终还是告吹了,主要源于百花骑士那张并不牢靠的嘴。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他和奥利佛发生亲密关系的时候,无意中透漏了联姻一事,而奥利佛碰巧就是小指头的员工。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小指头将此事透漏给泰温,并借乔佛里的手除掉了叛徒罗丝,他在和瓦里斯的这场较量中完胜。

“离开”君临前,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对瓦里斯说出了那句经典名言:

混乱不是深渊,混乱是阶梯。试图攀爬的人大都失败了。失败摧毁了他们,之后再也不敢尝试。 还有的人本来有机会攀爬,但他们拒绝了。 他们紧紧依附于王国,或诸神,甚或爱。这些都是幻觉。 只有那阶梯才是真实的,努力攀爬就是一切。 ”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珊莎此前以为自己铁定会嫁给百花骑士,所以她拒绝跟小指头离开君临。

当她得知自己要嫁给杀父仇人的亲属时,只能望着小指头离开的船哭泣懊悔。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向来高高在上的珊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蠢笨。家族已经沦落至此,自己却还在做着嫁给白马王子的美梦。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她此时只能呆在君临,被迫和小恶魔完成婚礼。

小恶魔颇有绅士风度,他并未与珊莎行夫妻之实。为了保护珊莎,他不惜顶撞国王乔佛里。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雪伊才是小恶魔深爱的女人,但鉴于雪伊低贱的身份,他注定不能娶雪伊为妻。

雪伊这个时候还是爱着小恶魔的,哪怕瓦里斯私下劝她离开君临,她也不为所动。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泰温命令小恶魔尽快让珊莎怀孕生子,这样更有利于巩固兰尼斯特家族对北境的统治。

小恶魔并不认同泰温的所作所为,北境永远忘不了在血色婚礼上遭受的苦难。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他始终不愿意强迫一个未成年少女,更何况他的父亲就是策划血色婚礼的幕后黑手,这让两人的关系和处境更加尴尬了。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冤家路窄,绝处逢生

流落江湖的二丫不但亲眼见证了父亲的死亡,之后又撞见母亲和大哥惨遭杀害,那时她差一点就和亲人团聚了。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如果不是猎狗及时带她逃离现场,她恐怕也会凶多吉少。

她和猎狗可谓冤家路窄,他们之所以会相遇主要因为无旗兄弟会。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二丫、詹德利和热派三人逃出赫伦堡之后,撞见了无旗兄弟会的队伍。碰巧猎狗后来被抓获时发现了二丫,他当场在红袍僧索罗斯面前揭穿了二丫的真实身份。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热派被留在了旅店,二丫与他告别之后,就跟着无旗兄弟会离开了。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二丫当众揭露猎狗杀害屠夫小弟的恶行,无旗兄弟会于是决定让猎狗接受比武审判。猎狗经过一番交战取胜,然后被释放,而被猎狗在比武中杀死的“闪电大王”贝里·唐德利恩,被索罗斯成功复活。

二丫希望詹德利能为史塔克家族效力,和她一起去见大哥罗柏,然而詹德利却只想成为无旗兄弟会的一员。

这里想问一下詹德利,为啥后来又心甘情愿的跟着囧雪走了?

因为私生子之间的惺惺相惜吗?我又要忍不住说一声:呵,男人。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詹德利并没有如愿留在无旗兄弟会,他没有想到无旗兄弟会为了获取钱财和武器,转头就将自己卖给了梅丽珊卓。

梅丽珊卓带詹德利离开之前,预言二丫将会成为无面者,还说她们会再次相见,不知道她们在第八季再见会是怎样的场景。

二丫因为此事气愤不已,她离开了无旗兄弟会,之后被猎狗抓住。猎狗本打算带二丫去她的亲人那里换取钱财,不料他们刚到婚礼现场,就亲眼见证了一场大屠杀。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S3E6

梅丽珊卓在回龙石岛的路上告知了詹德利的真实身份——劳勃·拜拉席恩的私生子,她需要用到詹德利身上的“国王之血”来施法,并让史坦尼斯参与诅咒罗柏、乔佛里和巴隆三个伪王。

史坦尼斯:“一个私生子的性命相对于一个王国的前途又算什么呢?”

洋葱骑士:“一切。”

洋葱骑士劝说史坦尼斯释放詹德利未果,随后他私自放走了詹德利。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黑城堡的伊蒙学士命令山姆将所有渡鸦放飞,告知七国所有领主异鬼大军的存在。

大部分人并不相信此事,只有史坦尼斯阵营意识到了严峻的形势。

在梅丽珊卓的引导下,史坦尼斯坚信自己正是预言中那个力挽狂澜之人,他决定向北方进军。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詹姆的洗白之路

自从詹姆把布兰推下高塔的那一刻起,他在观众的心里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鉴于这季他和美人布蕾妮在回君临路上的经历,让部分观众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人物。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爱上谁不是我们自己能做主的”,他此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上了瑟曦这个有毒的女人。

“奔狼有什么资格来评判雄狮”,奈德·史塔克仅仅看到詹姆杀死了疯王,并且坐在了铁王座之上,就由此站在道德的高地去指责詹姆弑君的行径。

奈德并不知道事实的真相其实是一个御林铁卫为了挽救全君临城五十万百姓的生命,不惜背上了“弑君者”的罪名,去违背他一贯信仰的骑士精神。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詹姆和布蕾妮在路上被波顿家的士官洛克抓住,詹姆试图说服洛克放走自己,毕竟兰尼斯特家族有债必还的名声在外。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殊不知对方正痛恨这种出身上流阶层的富家子弟,不按套路出牌的洛克直接砍掉了詹姆的右手。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卢斯·波顿见到詹姆和布蕾妮之后,立即带詹姆去科本那里医治。

詹姆之前被俘时帮助布蕾妮免遭士兵羞辱,此后更不顾生命危险救下布蕾妮,二人之间产生了微妙的感情。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卢斯·波顿愿意放詹姆回君临,他希望詹姆向泰温表明断手一事只是他手下胡作非为,与他本人无关。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詹姆离开之前,让卢斯·波顿替自己向罗柏·史塔克转达问候之意,波顿果然在血色婚礼上亲自把原话带给了罗柏。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血色婚礼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你们这些老爷贵妇,总觉得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止洛克一人看不上贵族们高高在上的作派,身为贵族边缘人物的老佛雷就没少受气,他同样看不惯这些人的傲慢和双标。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同样是老夫少妻组合,琼恩·艾林娶了莱莎·徒利就理所当然,类似的事情轮到他自己,性质怎么就突然变了?说好的对事不对人呢?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正是这种长期不满的情绪累积爆发,最终导致了血色婚礼上的大屠杀。

先是罗柏单方面撕毁和佛雷家族的婚约,娶了对自己事业毫无帮助的小护士。

就像卡史塔克说的那样,罗柏自从决定和她结婚开始,就已经输了。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瑞卡德·卡史塔克为了给儿子报仇,杀害了兰尼斯特家族的两个小男孩。罗柏亲自处死了卡史塔克,这促使卡史塔克家族的士兵纷纷离开队伍,导致大军损失了一半的人马。

为了重整士气,罗柏定下攻打凯岩城的目标,但是他们兵力不足,只能寻求佛雷家族的支持。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佛雷家族不但提出要赫伦堡,还让艾德慕·徒利迎娶自己的女儿,并且婚礼要在半个月内举行。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罗柏的舅舅艾德慕·徒利就成了这个倒霉蛋,他必须迎娶原本应该和罗柏成亲的萝丝琳·佛雷。

“我打赢了每一场战斗,却正在输掉战争。”罗柏感谢舅舅为此做出的牺牲,他跟兰尼斯特家族打持久战并无胜算,只能孤注一掷赌一把。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婚礼举行当天,艾德慕对美丽的萝丝琳·佛雷一见倾心,罗柏因为小护士错过了一个美女真可惜。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吃下了代表宾客权利的盐和面包之后,双方原本紧张的关系有所缓解。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婚礼现场也是其乐融融,小护士恐怕到死都不敢相信上一秒还在旁边同她说笑的黑瓦德,下一秒就会用刀捅向她的肚子。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小护士向罗柏分享自己怀孕的喜讯,他们决定给孩子取名为艾德,和罗柏的父亲奈德同名。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猫姨凯特琳·徒利望着幸福的小两口,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新人闹洞房环节结束之后,宴会大厅的门突然被关上,乐队开始演奏《卡斯特梅的雨季》

猫姨最先察觉到了异样,她按照卢斯·波顿的提示发现了真相,等她大声警告儿子罗柏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大厅内所有史塔克阵营的人全被杀害,身中数箭的罗柏痛苦的看着妻子和肚里的孩子死去。卢斯·波顿最后给了罗柏致命的一刀,并向他传达兰尼斯特家族的问候。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猫姨抓到老佛雷的妻子作为人质,本想以此换取一线生机,不料老佛雷却并不在意年轻妻子的死活。

亲眼看到儿子死后,心灰意冷的猫姨杀死了老佛雷的妻子,绝望的等待自己被割喉的命运。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几乎所有出席血色婚礼的北境与徒利家士兵都葬身于此,贵族之中唯有黑鱼因为尿遁侥幸逃过此劫。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至此,佛雷掌管了原属于徒利家族的河间地,波顿家族则取代史塔克家族成为新的北境守护。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如同布兰所说的那样,他们践踏宾客权利的行为迟早会遭到报应。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S3E10

与此同时,卢斯·波顿的私生子小剥皮正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折磨着席恩。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他从席恩的口中得知一个重要信息:史塔克家族的布兰和瑞肯尚在人世。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在他的花样折磨之下,席恩已经不再是铁群岛的继承人席恩·葛雷乔伊,而是小剥皮的奴隶臭佬。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席恩的姐姐雅拉得知弟弟被俘的消息之后,不顾父亲的反对,她决定亲自带人前去营救。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琼恩·雪诺艰难的卧底生涯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琼恩·雪诺在耶哥蕊特的带领下,来到野人首领曼斯的营帐中。他和曼斯的首次见面就发生了相当尴尬的一幕:他把正在吃鸡的托蒙德错当成了曼斯。

曼斯作为野人首领,能把90个部族联合起来,已经是一件很不简单的成就。

我希望加入为生者而战的一方。”琼恩·雪诺用这个理由假意投降归顺,暂时摆脱了信任危机。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火吻”耶哥蕊特诱使雪诺在山洞里打破守夜人的誓言,她希望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他们就能永远不离开这个山洞。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在攀爬长城的过程中,二人之间的感情更近了一步。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琼恩质问易形者欧瑞尔,为何在生死关头选择放弃他和耶哥蕊特。

此时耶哥蕊特又再次说琼恩啥都不懂,独留琼恩一人在风中凌乱。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情敌欧瑞尔明确告知琼恩的确不懂野人的规矩,他自始至终都对琼恩持有怀疑态度。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果然在之后的一次行动中,欧瑞尔试探出了琼恩依旧是一个守夜人。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碰巧布兰等人在附近藏身,布兰借助自己的能力让阿多安静,然后又操控冰原狼夏天,支援琼恩杀死了欧瑞尔。

随后,布兰将琼恩成功逃跑的消息告知了身边的瑞肯。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耶哥蕊特早已看出琼恩的内心依旧没有背叛守夜人,虽然她之前对此并不在乎,但琼恩对她的背叛令她伤心又气愤。

她追上了琼恩,却又不忍心置他于死地,只是让琼恩身中数箭回到了黑城堡,并未伤及到他的要害部位。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琼恩的人设是一位心系人类生死存亡的英雄,又岂能轻易被儿女私情所牵绊?

他回到黑城堡汇报了野人即将进攻的消息,让人唏嘘不已的是在卡斯特的驻地,守夜人总司令莫尔蒙已经被守夜人部下背叛杀害了。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为了安全起见,布兰决定兵分两路:他让欧莎带瑞肯和毛毛狗去最后的壁炉堡,向安柏家族寻求帮助;自己与阿多还有黎德家族的玖健与梅拉,前往塞北寻找三眼乌鸦。

可爱的瑞肯不愿和哥哥分别:“我是你的兄弟,我必须保护你。”

如果当初瑞肯和布兰一起去塞外的话,说不定现在还活着。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布兰在北上途中偶遇山姆和吉莉,山姆认出了布兰是琼恩·雪诺的弟弟。他劝布兰和他一起回绝境长城见琼恩,但布兰依旧坚持去塞外,他有自己必须要完成的使命。

山姆随后把身上携带的龙晶送给布兰,并目送布兰一行人离开。

谁能想到,这一去再重逢就是第七季末的事情了。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镣铐破除者——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龙妈一行抵达奴隶城邦阿斯塔波,寻找传说中的无垢者大军。

她关注的重点并不是无垢者绝对的服从力和强大的战斗力,而是他们至今都还是奴隶身份。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巴利斯坦从君临退休之后,千里迢迢来到奴隶城邦寻找龙妈。

危机关头他及时出现,化解了魁尔斯男巫的刺杀行动,随后他表态愿意效忠龙妈。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在与奴隶主格拉兹旦的交谈中,龙妈看到了奴隶主的残忍无情,这让她更加坚定推翻奴隶主统治的决心。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丹尼莉斯告知他们,自己不但打算买下全部8000名无垢者,还想要他身边的翻译弥桑黛,为公平起见她愿意用一条龙来交换。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龙妈在交易完成后立刻翻脸,他让卓耿烧死格拉兹旦,并对无垢者下令杀死所有奴隶主,打响了解放奴隶的第一战。

她宣布所有无垢者都将以自由人的身份追随自己,并扔掉了号令无垢者的鞭子,因为她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建立统治。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渊凯的奴隶主愿意给龙妈提供钱财和船只,足够她的大军前往维斯特洛。夺回铁王座一直都是龙妈的心愿,但她最终决定暂时留在这里,为奴隶解放事业而奋斗。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为了推翻渊凯的奴隶主,龙妈尝试和保护奴隶主的次子团高层沟通。虽然谈判失败,但次子团成员达里奥却对龙妈一见倾心。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这哥们下季就变脸了,因为演员换了

他之后带着其他两位团长的头颅前来效忠龙妈,又献上夜晚偷袭渊凯的计策。

他与大熊乔拉、无垢者军官灰虫子,同城里的敌人激烈交战,用最小的代价拿下了渊凯。

第二天,龙妈一行人站在渊凯城外,等待奴隶们打开城门迎接他们的到来。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随后渊凯被解放的奴隶们开启城门,热情的欢迎着龙妈。

他们亲切的称呼龙妈为“弥莎”,因为对他们而言,龙妈就是赐予他们新生的母亲。

《权力的游戏》剧情回顾|血色婚礼狼家沦陷,奴隶城邦龙妈崛起

在遥远的奴隶城邦,龙妈收获了军队和民心。自此,龙妈那一串超长的头衔中,又多了一项「镣铐破除者」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