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路花语/诗歌/古沙子:《野花的高度》(外四首)

速途网 2019-08-17








【作者介】:古沙子,真名陈娟,盐城人,生活独语者。作品散见《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潮》《风流一代》等文学期刊。入选多种选本如《中国女诗人》《青年诗歌年鉴》等。



石路花语/诗歌/古沙子:《野花的高度》(外四首)


◎野花的高度 

高岀一寸,
它就活了。以尘埃落定的方式
入户山野,只此一寸
确定它是追赶太阳的孩子
不是被褥的虱子。 

即使在山顶,
它也那么安静。眼里放得下
云的变幻,鹰的骄傲
它知道起点就在自己的脚下,
终点在时间的尽头。 

◎逐溪 

有山
我想,有水更好。 

在岸边,
像它前世的情人,倾听
是我非我的故事,
在没有断定之前,
保持好一棵垂柳的姿势
和指尖点水的距离。

◎山行 

“找人少的地方,
走别人不曾走过的路上山。” 

我们只是稍稍倾斜,
或者高韬地
迈进一个新的领域,
像只慌张的野兔,
跑,停下,掉头
不抱幻想地重回
那被许多人踏平的小道上
默默离开。 

◎借春风

是的,枝头的阿娇
双颊绯红,借春风
美人便可年年复活了。 

中十里埋伏又甘醉不醒,
从你决定走近她,
就已是现世的逃兵, 

你愿意沾染满坡的星辰,
吸食肆意的花粉,
千里迷雾,雌性的乱红。 

世间的诱惑远不止此
……按住喉间的氧,怕
一声剧咳惊扰了旷世好梦。 

◎慰藉

雨适合静静地听,
稍一抬手一低头,
滴答滴答便从耳边溜走,
她是不容许你走神的—— 

清晨某刻,
她像崩裂的向日葵,
将成熟的寄语播撒一地,
她只以温柔浸润的方式,
慰藉乍暖还寒的春天。

 

作者:古沙子 本期编辑:剑胆琴心 



投稿邮箱:283951773@qq.com

本刋总编:林鴻坦  本刋编辑:剑胆琴心 美伦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