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赴港第一股“抗压”上市 汇量科技高管解析路径选择

珠海汽车网 2019-04-28

已经有10多家挂牌公司表达了登陆港股的意向。

与此同时,今年港股持续走低,上市就破发成为许多龙头企业的标志性事件。

港股,去还是不去?对新三板企业来说,这是一个摆在面前的大问题。

12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新三板公司和机构人士都表示,有条件的企业,破发也要上港股。但对于多数新三板公司来说,赴港则应是一个更谨慎的选择。

作为首家新三板赴港企业,汇量科技总裁曹晓欢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没有退出新三板,其实现在还在新三板挂牌,我们当时为什么两边都去做布局?因为我们是一家总部在中国内地,但是做全球化业务的公司,因此并不想为了去香港市场,把整个内地的资本市场丢掉。我们是第一个‘新三板+红筹’案子。”

第一股正式赴港

作为第一家新三板赴港上市的企业,汇量科技(1860.HK)上市首日就破发,随即又站上发行价。

12月12日,新三板公司汇量股份子公司汇量科技在港交所上市,这是首例新三板挂牌公司分拆子公司香港上市。

原拟摘牌进行资本运作的挂牌企业汇量科技,最终被股东否决议案留在了新三板,但通过分拆子公司赴港上市,汇量科技核心资产——子公司Mobvista Inc得以在香港上市,共发行3.189亿股,每股发行价为4港元,募资净额约12.06亿港元。

然而,上市当日开盘不久,该公司股价下跌,最终收于每股3.99港元,跌破了每股4港元的发行价。

12月19日,该公司股价收于4.08元,上涨2%,站在了发行价之上。

不过其母公司汇量股份没有这么幸运,其12月17日复牌当日股价腰斩,最终收于9.99元/股,较停牌前下跌50.05%,全天交易额不足1万元。截至12月19日,汇量股份股价已跌至6元/股。此前公司因重大事项股票自2017年6月19日起暂停转让,停牌前股价报20元/股。

汇量有“全球新经济智能移动广告第一股”的头衔,于2015年11月挂牌新三板。其闯关港股颇为曲折。

2018年1月23日,汇量拟从新三板摘牌。不过,摘牌议案被股东大会否决。留在新三板的汇量转而扶持其间接子公司、注册地位于开曼群岛的Mobvista Inc.香港上市,从递交申请到成功上市,用时5个半月。Mobvista Inc.2017年营业收入达17.9亿元,占同期汇量总体营业收入的80%。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12家挂牌公司表达了在港上市的意向。其中,盛世大联、成大生物、赛特斯等公司的IPO申请资料已获港交所受理,盛世大联、成大生物发行H股申请分别于12月17日、11月23日获证监会批复同意;已摘牌的新东方网于11月18日披露通过上市聆讯后的招股书。这些公司多集中于生物医药、教育、互联网等新经济领域。

对于赴港上市,汇量科技创始人段威认为,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里面,Mobvista能有这么大的发行额度——12亿港元,着实不易。

对此,12月19日,南北天地董秘崔彦军表示,新三板赴港上市,对很多挂牌公司来讲,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新三板流动性及估值远不及预期;另一方面,国内上市政策不稳定,企业难以把握上市节奏及进程。这都导致不少优质企业流失到香港上市。

不过,“港股上市后,除部分受投资者追捧的生物医药、互联网等,很多板块的流动性和估值均低于A股,甚至有的还低于新三板。2018年港股上市后1个月内破发率逾八成,也出现仙股成群的现象。所以要慎之又慎,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资本路径。” 崔彦军说。

同日,新鼎资本董事长张弛指出,而且随着新三板不断的下跌,各个企业被严重低估。优质挂牌企业能去的地方,要么是A股,要么是港股。“如果新三板流动性始终不改善,那么大量挂牌企业离开新三板会成为必然,比如去香港上市,或明年投奔科创板。”

破发下的选择

安信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诸海滨统计指出,若定义港股上市首日最低价跌破发行价以及上市一个月以内的区间最低价跌破发行价为“破发”,则港股2018年前三季度新股上市首日破发率达51%,而上市后1个月内破发率达81%。

不过,多位汇量科技的人士与记者交流时都认为,目前港股不好,破发没关系,最重要是股票发出去了,这就是成功。

而机构也持同样的观点。“破发只是低于增发价,就是低于IPO挂牌时的价格,但是破发并不会低于投资机构之前的筹资成本。也就是说更多的投资机构为了变现,会推着这些企业能尽快去一个能够退出的市场,然后投资机构好选择退出,因为基金都是有周期的。”张弛说。“对于港股可能破发,新三板公司都明白,但是因为股东的要求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港股。”

事实上,对于机构来说,港股破发带来的风险就是可能最后一两轮的投资机构会亏在港股上。但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的企业愿意去港股IPO,原因就是即使亏也能退出,对它们来说,最坏无非是亏着退出而已,对资本也有个交代,毕竟,留在新三板是退都退不出来。

不过,虽然同为在港股上市,拟赴港上市的挂牌公司选择的道路不同。

比如,汇量科技在港股上市的公司为三板公司的子公司,而君实生物走的则是新三板首家“新三板+H”路线。而华图教育、森途教育、永升物业、捷帝股份、豆盟科技、纳尼亚、新东方讯程、亿邦股份、库客音乐、道生租赁等10家企业选择了摘牌退市再赴港股IPO。

曹晓欢并不建议其他企业模仿汇量科技的模式。

“因为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我们在国内新三板挂牌,但是我们几乎所有的业务都在境外,因此无论是从技术层面,还是操作层面,去做布局的时候相对简单一些。但是这对国内广大其他的新三板公司来讲,可能没有多少可参考性。” 曹晓欢坦言。

来源:21经济网

免责声明:凯诺资产管理微信公众号除发布原创观点、研究报告以外,亦致力于与广大投资者分享优秀投研类文章、报告。所引用文章、报告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











                    凯诺资产管理为你送上

                             每日资讯

                            请长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