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地产界泰斗生平第一次买黄金,中国买家大幅买入,传递什么信号

豫城视窗 2019-06-13

千百年来,黄金一直都是全球经济公认的恒定货币。尽管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金本位制被废除,美元本位制取代黄金本位制后,美元渐渐掩盖了黄金的光芒,但依然无法阻挡黄金在世人心目中的价值地位。正如凯恩斯所说,黄金作为最后的卫兵和紧急需求时的储备金,还没有任何其它更好的东西可以替代。

美国地产界泰斗生平第一次买黄金,中国买家大幅买入,传递什么信号

图片来源ja pngtree

无独有偶,我们注意到,美国地产界泰斗级人物,亿万富翁商人山姆·泽尔(Sam Zell)近日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中说:“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购买黄金,因为它是一种很好的避险工具。” “供应正在萎缩,这将对价格产生积极影响。”泽尔认为,尽管黄金在去年第四季度并没有达到许多人的预期,但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导致多年来收益乏力,金融危机以来,全球投者刚刚开始寻找最为保值最的地方。同时,泽尔预计,新矿业能力下降所预示的即将到来的供应紧张,例如2017年现有矿山埋藏的未开采黄金的产能将减少40% - 这是泽尔突然开始购买黄金的两大原因。

要知道,山姆·泽尔绝非等闲之辈,出生于1941年的泽尔控制的权益资本集团投资公司(Equity Group Investments—又译为股本资本集团),拥有15家上市公司和27家非上市公司,这些公司每年的收入超过100亿美元 。他所掌控的商业版图在美国地产界的影响力远远大于该领域的特 朗普集团。因此,泽尔此番关于生平第一次开启购买黄金的举动,BWC中文网观察团捕捉到正传递出一个重要信号,这就是包括美股和美国楼市在内的一系列全球资产或都将进入动荡周期,而这一周期的成因正是全球经济各种不确定性所引发的。以下的迹象或进一步佐证了这一观点。

美国地产界泰斗生平第一次买黄金,中国买家大幅买入,传递什么信号

山姆·泽尔,图片来源bloomberg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1月21日发布了2019年首次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报告再度下调了2019年和2020年的经济增速预测,并指出全球扩张已经减速,前景的风险“已经超出了此前预测中所考虑到的水平”。就在IMF报告出炉几小时以后,普华永道公布了调查数据显示,30%的全球商界领袖预计经济增长将在2019年放缓,其程度约为一年前的6倍。目前,这种不安情绪正在全球蔓延,其中北美地区的企业高管尤其表示担忧。对经济形势乐观的人数已从去年的63%下降至37%。

值得一提的是,IMF还预计,全球制造的一大标志-德国制造正面临大幅度衰退。德国汽车生产疲软、外需减弱拖累该国经济增长,使预测值出现了最大幅度的下调。而无论是欧洲、北美还是亚洲或都将笼罩在经济风险的阴云之下。我们近日提及,债王Jeff Gundlach在接受CNBC采访时强调,“这是一个保本环境。听起来不合时宜。“

美国地产界泰斗生平第一次买黄金,中国买家大幅买入,传递什么信号

图片来源gagrule

正是在一系列悲观市场和经济的预期背景下,山姆·泽尔才开启了囤积黄金的避险投资模式。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全球首例关于黄金作为恒定货币或即将占据新高地的迹象了,我们长期跟踪全球黄金和货币报道,发现,自2018年以来,多个经济体央行和货币当局对黄金的重视程度几乎超越了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叶以来的任何一个时期。

世界黄金协会(WGC)发布的报告显示,仅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央行黄金储备增长148吨,同比上升22%。无论是在季度还是年初至今的统计维度上,这都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高净购买量。此外,大幅囤积黄金的货币当局已从俄罗斯、印度、土耳其这些传统重视黄金的经济体蔓延至更多国家。例如,埃及央行自1978年以来第一次增持黄金,印尼、泰国和菲律宾央行也开始进场买入。吉尔吉斯斯坦央行近期表示,该国也正在大量囤积黄金,并希望其国际储备中的黄金比例能从16%增加至50%。

美国地产界泰斗生平第一次买黄金,中国买家大幅买入,传递什么信号

而匈牙利央行数周前宣布,该国的黄金储备已由之前的3.1吨激增至2018年10月的31.5吨,增加至10倍,这也是该国央行32年以来首次增持黄金。匈牙利黄金储备增加并不是渐进式增长,而是在10月份的前两周,突然增加了28.4吨黄金。匈牙利央行在2018年3月宣布已经决定遣返此前寄存在海外的黄金。

美国地产界泰斗生平第一次买黄金,中国买家大幅买入,传递什么信号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据外管局数据,中国的黄金储备自2016年10月以来再次大规模增长约10吨,由1842.6吨突然跃升至约1852.52吨,上一次大规模增长(增加57%至5666万盎司)是在2015年7月。另有国外分析师们深信,中国实际拥有的黄金要比上述数据多得多,可能民间实际有3万吨黄金。

美国地产界泰斗生平第一次买黄金,中国买家大幅买入,传递什么信号

曾成功预测量化宽松和货币历史波动的埃格冯.格雷耶斯不久前发现,许多中国买家正从美国和英国市场上买入大量黄金。比如,瑞士在2018年9月从美国和英国的黄金银行购买了400盎司的金条,并将其转换成1公斤的金条,然后运往亚洲,而亚洲的黄金买家大部分来自中国。马克思曾说,“金银天然不是货币,货币天然是金银。”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来看,近期伴随美元信用不断下降的风险,黄金或正在迅速回归到全球投资者的主要视线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