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御之狮莫德尔的最后时刻

百城旅游 2019-05-02

防御之狮莫德尔的最后时刻黄维曾叫嚷“只有战死的烈士,没有投降的将军”,他吞安眠药未成,跳河徒添身难堪乱泥。二战德军集团军级将领中投降被俘者众,更有布达佩斯战役中绝无仅有向苏军投降的党卫军第9山地军军长普菲费尔·维尔登布鲁赫,但自杀身死者却仅莫德尔一人。

1945年4月1日,美霍奇斯的第一集团军第3装甲师和辛普森的第九集团军第2装甲师在利普施塔特会师,达成对鲁尔地区的德“B”集团军群的合围。14日美军南北对进攻克哈根,把“B”集团军群一分为二。

防御之狮莫德尔的最后时刻

4月16日美第18空降军军长李奇微派人送来一封信,要求莫德尔效仿阿波马托克斯的罗伯特·E·李将军“80年前的4月,他率领的军队兵员锐减,无法进行有效战斗,最终被几只强大的军队完全包围。于是他选择了有尊严的缴械投降,现在你也应该选择这样做。”

莫德尔问他的参谋:“战败的将领该怎么做?”,参谋们面面相觑无人应答,他自言自语道:“在古时候,他们会服毒自尽。”

莫斯科指控莫德尔是战争早期拉脱维亚50万人死亡的帮凶,他可不愿站在审判席上听由苏联人的裁决,“元帅决不当俘虏,这种事想都别想!”他派一名副官悄悄穿过封锁线帮助莫德尔家族从德累斯顿逃亡西边,并把自己的私人文件资料付之一炬。

防御之狮莫德尔的最后时刻

17日莫德尔下令解散“B”集团军群,他认为军队即不存在,也就免去他率军投降的耻辱。“用历史的眼光来看,我们是不是已经竭尽所能证明我们的忠诚?”莫德尔问他的参谋长。

他带着三名随从东躲西藏,21日决定选取一隐秘的伐木道逃往杜塞尔多夫,坐在欧宝闪电轻型车里,他们收听到柏林广播里戈培尔严厉的谴责“鲁尔背信弃义的军队”

莫德尔沉痛的说:“我从心底认为我一直在为一名罪犯效忠。我凭着良知率领部下作战……却是在为一个罪犯政府效忠。”他拿下手指上的结婚戒指和一封写给妻子的信一起装入信封,走到一株老橡树下,对下属说:“把我埋在这里”,对着自己的脑袋扣下瓦尔特配枪的板机。

鲁尔合围圈德军至4月18日被俘31.7万(24名将军),最终数字为32.5万(30名将军),美军死亡928人,莫德尔的停止抵抗解散军队之举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

防御之狮莫德尔的最后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