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最恶县令,魔鬼在人间!

360快传 2019-03-30


唐朝最恶县令,魔鬼在人间!

大概再也没有唐朝这两位县令之间的PK,更有意思的事了。

他们都是安史之乱爆发时的县令,一个是雍丘县(今河南杞县)县令令狐潮,一个是真源县(今河南鹿邑县)县令张巡。

前者做了可耻的叛徒,投降了安禄山,后者却始终坚决抗击叛军,成为名垂千古的英雄。

01


张巡,今山西永济人(《新唐书》载为河南南阳人),生于公元708年(唐中宗景龙二年),从小博览群书,通晓兵法,虽然志向远大,而且进士出身,但仅当了个清河县令。

一些吃瓜群众都看不下去了,所以当他任满被召回长安,有吃瓜群众劝他巴结一下当权的杨国忠,一定会得到重用,至少能当个京官,他说:“是方为国怪祥,朝宦不可为也。”

——这正是国家的怪事,京官当不得。


既然不肯巴结权贵,那就继续做县令吧,只不过这一次让他做的,是真源县县令。


唐朝最恶县令,魔鬼在人间!

张巡画像


让这种“不识时务”的人去做真源县令,是经过一番考虑的,因为据《新唐书》记载,真源县那旮旯有很多土豪劣绅,这些人大多很猖獗,欺压百姓是常态,其他人到那里当县令,不是不敢管,就是被收买,让张巡去那个虎口狼窝去当县令,多少有点“收拾”他的意思。

没想到张巡刚上任,就把最猖獗的劣绅华南金依法处死了,余党被赦免后“莫不改行迁善”,而且他的执政作风,深受民众拥护。

尽管为官清廉,政绩不错,但他这个县令,仿佛粘在身上了,取都取不掉,所以到安史之乱爆发,张巡都快50岁了,仍然是个县令。

安史之乱是公元755年冬爆发的,数月后安禄山就攻陷了东都洛阳并称帝,国号“大燕”。

不少州县的太守、县令被叛军的气势吓尿,望风而降,其中就包括雍丘县县令令狐潮。

张巡的上级谯郡(今安徽亳县)太守杨万石也投了降,还命令张巡向西接应叛军,张巡率领吏民在真源玄元皇帝祠大哭了一场,用起兵对抗叛军来回应这个上级的命令。

当场响应的,有一千多人。


02


令狐潮率雍丘县投降叛军后,被叛军任命为军将,奉命向东驰援襄邑。

初出茅庐,令狐潮竟然很能干,打败了襄邑的淮阳军,还抓了一百多名官军做俘虏,关在雍丘,准备杀掉,不料被俘官兵寻机杀掉守卫越狱,造成雍丘城大乱,张巡和奉命赶到河南抗击叛军的山东单县尉贾贲乘乱攻 入雍丘,令狐潮溜之大吉。

与贾贲合兵后,可供张巡指挥的军队,增加到两千多人。

而奉命夺回雍丘的令狐潮,带来的是一万五千多人。

贾贲出战,寡不敌众,不幸战死,张巡也很受伤,身上的伤口无数。

退回城后,张巡被士兵们推为主将,他自称河南都知兵马使吴王李祗的先锋使,正式“接管”了雍丘的防务。


唐朝最恶县令,魔鬼在人间!

雍丘所在地


在之后不长的时间里,张巡指挥守军,连续击退叛军多次进攻,叛军损失不下万人,自己也损失一千多人。

756年三月,被迫撤退的令狐潮又卷土重来,同时来的不但有四万大军,还有叛军将领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等人。

再拿不下雍丘,就不好意思在江湖上混了。

令狐潮信心满满,因为守军只有不到两千,一人撒泡尿,也能把他们淹死。

这是一场一人对二十人的PK,城内军民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张巡对他们说:“咱们的劣势,其实是个优势,因为敌人知道城中兵力薄弱,必定会产生轻敌之心,正好可以利用这种心理,咱们若出其不意,可惊而溃也,然后趁机杀敌。”

然后他把两千人分作两股,一股负责守城,他亲自带领另外一千人,又分成数个小队,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城里杀出。

正如他预料的那样,敌军猝不及防,顿时大乱,被迫后撤。


03


令狐潮当然没有走远,并于第二天再次攻城。

叛军先是用一百多门投石机进行轰击,轰掉了城楼和城上的矮墙,然后开始登城,张巡命人用蒿草束灌上油脂,点燃后投向登城的叛军。


唐朝最恶县令,魔鬼在人间!


叛军不敢再登城。

而张巡则抓住一切时机,比如叛军松懈之时、夜深人静之际,或者突袭,或者偷营,经历六十多天,大小近四百战,雍丘稳如泰山。

叛军则不断地损兵折将,别说攻城,呆都不敢呆了,只好来个惹不起躲得起。

这自然又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张巡岂能放过,带伤率军追击,抓了两千多叛军,令狐潮也差点成了俘虏。

这边士气大振,那边的令狐潮却愤怒到了极点,回过头来,想与张巡拼命。

关键时刻,他还是冷静了下来,明白强攻等于找死,便想打“心理战”。

他们之前都是县令,而且还是邻县,原本相识,而且很熟悉,令狐潮便利用这层关系,在城下劝张巡投降:“如今大势已去,朝廷眼看就要完蛋,足下苦守危城,到底是为了哪个呢?”

张巡一句话,就把他怼得哑口无言,“惭愧而走”:“足下平生自以为很忠义,可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忠义又在哪里呢?被狗吃了吗?除了为百世笑,你能得到什么?”

然而,拿不下雍丘,是无法对上司交代的,所以添兵加将后,令狐潮又来了。


04


那时长安已经沦陷,唐玄宗逃向了四川,但由于早已与外界失去联系,这些情况,张巡都一无所知。

若不是令狐潮告知,张巡依然蒙在鼓里。


唐朝最恶县令,魔鬼在人间!


当然了,令狐潮的用意是再次劝降——之前你不降,是因为首都还在,皇上还在,你心中还有希望,如今啥都“没”了,你该死心了吧!

接到令狐潮“好心”送来的信,张巡也没隐瞒,告诉了众将官,产生动摇的将官多达六个:敌我力量悬殊,皇上都跑了,咱们还守个什么劲?不如早降,还能保条命。

这六人不是特进,就是开府,官儿都很大,在军中的影响都不小,他们一动摇,就相当于整个军心动摇。

张巡说好吧,就照你们说的办,明天再具体商议。

第二天,张巡把皇上的画像放置在堂上,率将士们朝拜,然后突然宣布,某某和某某等人想投敌,大家说怎么办?

这些无耻之徒,除了杀还能怎么办?众口一词,张巡“引六将至,责以大谊,斩之。士心益劝”。

军心倒是稳定了,张巡却陷于无粮的苦恼之中。

叛军却犯了个低级错误,大辣辣地将几百艘运粮船停靠在城外的河边,既不加防备,也不派人卸粮。

正想打瞌睡,枕头就来了!

张巡在城上发现后,顿时眼前一亮,当天晚上,他就把军队集中到城南。

这是要出来打我啊!令狐潮也急忙把军队集中到城南,而且是全部!

没想到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等对方调动完毕,张巡悄悄派勇士来到河边“偷”粮,能搬多少搬多少,搬不完的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据《新唐书》记载,那些运粮船里不但有粮食,还有珍贵的食盐!

要是有猪肉,那就更棒了。


05


姓张的也太心黑了,几百船粮食,一颗也没给我留下!

令狐潮不知有多心塞。

紧接着,让他更心塞的事情发生了。

由于令狐潮一怒之下全力进攻,雍丘守军很快把箭射光,张巡便来了个“草人借箭”。


唐朝最恶县令,魔鬼在人间!


众所周知,这种玩法三国时期的诸葛亮也玩了一把,叫“草船借箭”,但那是虚构的,而张巡玩的这一把,却是实实在在的。

城里虽然缺粮缺武器,但稻草不缺。

这说明张巡之前的准备是多么的细,把一切可能用得上的物资都考虑到了,不然城里怎么会有稻草。

张巡让人把稻草扎成稻草人,到了晚上,再把稻草人穿上黑衣,用绳子绑好后,慢慢从城上放下去。

夜色朦胧中,那些稻草人在叛军眼里成了真人,再说他们也没想到是稻草人,只觉得糟了,守军又出来搞偷袭了。

下面的人向令狐潮一报告,令狐潮说肯定是偷袭啊,还呆着干什么,给我放箭啊,朝死里射,把他们统统射死!

对于守军的这一次“偷袭”,令狐潮是高兴的,更是欢迎的,因为这种偷袭法看起来好傻,简直是找死!

看来张巡黔驴技穷了,也坚持不住了,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赌“最后一把”。

如果不是天亮,叛军放箭的手仍不会停,因为天亮后,他们才发现射的不是真人,全是稻草人!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叛军的箭法不错,把稻草人全都射“死”了,身上密密麻麻地插满了箭。

诸葛亮用草船借到的箭是十万支,而张巡用稻草人借到的,是数十万支。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些箭,会全部“还”给他们的。


06


而在利用草人借箭时,张巡就想好了下一步计划。

于是第二天晚上,他仍然像头天晚上一样,把稻草人从城上放下去,而且一连几天晚上,都是如此。

我去,还有这种操作?

头一回得逞,那是人家不明就里,继续玩儿老把戏,你以为麻雀还在老窝里?

你以为人家的脑壳,真的被驴踢了?

张巡啊张巡,你的智商,叛军都替你着急!

所以当他们再次看到稻草人,叛军不但不发一箭,还把张巡狠狠地嘲笑了几番。


唐朝最恶县令,魔鬼在人间!


要的就是这个!

当围城的叛军对夜间缒草人习以为常,张巡突然把稻草人换成真人。

而那些被放下城的真人并不多,只有五百,但个个如猛虎,直扑令狐潮的大营。

叛军措手不及,顿时大乱,互相践踏,敌我难辨,五百勇士杀了个痛快淋漓,叛军只顾四散逃命。

勇士们毁掉叛军的营垒后,又追杀了十多里。

《新唐书》的记载很简短,却很精彩,很有戏剧性,简直是现成的电影剧本:

…城中矢尽,巡缚藁为人千余,被黑衣,夜缒城下,潮兵争射之,久,乃藁人;还,得箭数十万。其后复夜缒人,贼笑,不设备,乃以死士五百斫潮营,军大乱,焚垒幕,追奔十余里。

当你读到“其后复夜缒人,贼笑,不设备”时,是不是也会心地笑了一笑?

但是后来,又经过十多轮PK,把令狐潮打得狼狈不堪之后,张巡主动放弃了雍丘,移师向东,与睢阳太守许远、城父令姚訚等合兵一处,坚守战略要地睢阳去了。

那是一个,更加可歌可泣的故事…